*HEY!HEY!HEY! Music Champ 1997年1月13日*(上)
HEY!HEY!HEY! Music Champ 1997年1月13日
主持人出場,台下非常非常嘈雜。主持人:S=松本人志、 B=?田雅功
B:又是我們的節目了啊,今晚的CHAMP呢,是連續3年的新年CHAMP[觀眾激動地鼓掌尖叫]S:看電視的各位觀眾我想就很清楚了,他們是稍微有些特殊的嘉賓。[觀眾笑]在我們正式開始前,有一段時間(等了一下),[觀眾笑]因為YOSHIKI他拉屎去了。眾女:[尖叫]啊!!!!!!你討厭死了~~~~~~賓田:[故作憤怒狀]等一下,等一下,什麼叫“你討厭死了啊?”YOSHIKI也得拉屎啊~眾女:[尖叫]啊~~~~S:因為是X JAPAN嘛~[觀眾尖叫]在大家激動的等待的時候,他說不定正在(廁所裏)用力呢。[觀眾笑,?田摹仿用力排泄的動作]B:好,今晚的MUSIC CHAMP是……[螢幕上顯示出X JAPAN五人的圖片,在觀眾的尖叫聲中X JAPAN出場。身著黑色系服裝的YOSHIKI和TOSHI並排走在前面,隨後是花花綠綠的HIDE和PATA,全身漆黑的HEATH殿后。]B:[很禮貌地跟TOSHI打招呼,TOSHI也鞠躬回禮]你好![一邊對著YOSHIKI推推搡搡,一邊做質問狀]我們可是都等你呢啊~[YOSHIKI兩手抱胸,在原地轉了一圈,很不好意思地笑著]S:大夥還有各種猜測你去哪兒了呢B:[一邊說一邊摹仿拿著牌子走路的樣子]入口外面有人拿著“把X JAPAN的席位讓給我”的牌子呢,男生拿著牌子急得亂轉,想進來呢。S:讓我說的話,我就讓他替我進來了。[眾人笑]
《Daliha》表演。
談話開始。(松本=松本人志、 濱田=?田雅功、Y=YOSHIKI、H=HIDE、P=PATA、T=TOSHI、HE=HEATH)
左起:松本人志、TOSHI、HEATH、 PATA 、HIDE、YOSHIKI、?田雅功[談話開始時一位工作人員正在為大家端上飲料。] S:今天大家的心情都還好吧?B:錄節目之前,聽說YOSHIKI不來了,已經回去了呢。S:我擔心的是他根本就不來啊![眾人笑]B:不過大家都到了呢,[飲料放下之後,YOSHIKI馬上就拿起來喝]你還真拿起來就喝啊,[眾人笑]那一起喝一點吧[濱田也拿起飲料]B:像今天這樣大家聚在一起,非常的,很難得吧,還是說常有呢?Y:不,其實大家都幾個月沒見了。B:大夥麼?Y:我昨天才回來的。S:從淡路島回來的麼?B:他去淡路島幹嗎啊?[眾人笑]之前是在LA吧?Y:是的。 S:這麼長的時間都沒有碰面了,還是可以做的很好呢。T:你指的是什麼?S:我是說的……比如說我和那個……就是……你……[想不起來搭檔的名字了,所以指著濱田詢問]B:濱~~~~~~~田~~~~[超慢的速度一個音一個音念出來,眾人笑]S:時間長不接觸的話,就配合的不默契了,[TOSHI點頭表示明白了]要是你們這樣的音樂人,就不要緊的是吧?[場內短暫的安靜]Y:哈哈哈哈哈哈哈哈[完全莫明的笑聲]B:[給了YOSHIKI一肘子,YOSHIKI放下了手裏的杯子,眾人笑]你怎麼笑的這麼奇怪!對了,身體的時差還沒有調整過來吧?Y:是啊,還反映的很強烈。[似乎是被沙發上的東西硌著了,YOSHIKI一邊說話一邊在腰後搜尋著,最後掏出了一個疑似無限話筒發 ;射器的小盒子,看了一下又藏了回去]B:說起來,最近倒是有看到你們的相關資訊……[對著HIDE,HIDE似乎有點不明白]去看望那個生病的小孩子啊[HIDE點頭稱是]雖然頂著這樣一個腦袋,[觀眾笑]不過做的事情很了不起的呢!B:其他人呢?[一群人似乎都挺迷茫的,主持人的眼光轉向PATA]P:[完全茫然狀]恩??啊?[眾人笑]B:那你在做什麼呢?P:我在這小子[指著HIDE]那裏打工呢。[觀眾笑]S:打工?P:是的,打工彈吉他。B:啊,我還以為是在他的老家幫忙賣貨呢。[眾人笑]S:[轉向HEATH]那你在做什麼呢?HE:我一直在錄音。S:一個人?HE:是的。S:啊……哦???[摹仿彈琴的樣子]那這樣一個人“嘎~~”的彈,然後,咦,彈錯了,再跑出去,[擺弄調音台狀]弄一下,[又是o 77;琴的樣子]再回來彈?[眾人笑]B:就是喜歡獨處而已嘛!S:[轉向TOSHI]你我可是見過的,在“撤子的房間”節目裏,[觀眾笑]當時還想呢,一個人這麼活躍不太好吧?這不是不務正業麼……B:[對著YOSHIKI]你是在錄音?Y:我在LAB:做什麼了呢Y:錄音還有製作錄映帶[又拿起杯子]B:光工作了麼?[YOSHIKI光喝飲料沒回答,濱田就開始自說自話]“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工作”,光顧玩兒了吧。[眾人笑]Y:恩,我去了拉斯維加斯一趟。賓田:啊??拉……拉斯維加斯??賭錢麼?Y:是啊。賓田:結果怎麼樣?Y:還不錯啊。S:是哪種呢?這種麼?[做出搖骰子的動作]Y:[放下杯子,做出扔東西的動作]是“砰”的一下扔出去那種。[濱田一臉“這是什麼意思”的表情,眾人笑]S:我想現在的我可以100%理解了……Y:[一邊說一邊重複剛才的動作]骰子的,這樣一扔,然後積分。B:在拉斯維加斯待了多久啊?Y:只有一天。賓田:啊?就一天?太短了啊,多玩幾天就好了!Y:是啊,可是我累了……[眾人笑]就回去了![眾人繼續笑]賓田:說回去就得回去是吧?Y:雖然也是很想在多玩的一陣的……S:[摹仿YOSHKI生氣的聲音]因為扔出的總是6,煩死了~[眾人暴笑][工作人員抬上一塊展示板]B:請看96年的工作一覽表,請看這個。這裏的表格,“Daliha剛剛發行就在ORICON排行榜上名列第一”.[眾人尖叫]這裏是巡迴演唱會的預定工作…… 停了!!!!!!!!S:1月,2月,3月,3個月的演唱會全部都中止了麼?B:都停了麼?Y:是啊.眾女:不是啊,不是的~~~~~~~~~Y:[突然反應過來]啊,不是的,[眾人笑]只有三月的中止而已。擯田:啊,只有三月份啊 ,這個是沒辦法的。那看,從這裏,4,5,6月,就這兩個人(指TOSHI和YOSHIKI)老實的錄音,其他的3個人,什~~~~~~~~~~麼都沒幹!~~~[眾人笑]B:空白、空白、空白~~~~~~~這個時期你們都幹什麼去了啊???做solo麼?HDE:SOLO什麼的。B:哦,那就是說並不是什麼都沒幹。[把看板翻到背面]好,看這個。眾女:[看到幾乎是空白的行程]太過分了你~~~~B:什麼呀,什麼呀,這是什麼啊?眾女:你太過分了,濱田~~~B:這是什麼呀,這~~~~~~~[試圖與觀眾爭辯]S:濱田,濱田,說的太多就不好了B:[憤怒狀]我哪里說多了啊,[觀眾笑]都寫出來了,我解釋一下而已……S:[很無奈的口氣]濱田,濱田,沒有(寫)的那回事[眾人暴笑]B:作為X JAPAN的新作品準備推出的(東西),還沒有弄好是吧?Y :X JAPAN的發行可以說是我的責任的,一直由我來進行,這段時候大家有空閒的話,就做SOLO……B:所以必須你來做對吧? Y:是的、B:那你為什麼還跑去拉斯維加斯啊?[觀眾笑]Y:沒有啊,我只去了一天?!B:完成了,你才回來了,對吧?Y:你指的是什麼?[眾人大笑]B:[敲桌子X的曲子製作完成,你才回來是吧?Y:對~對~~對~~~對~~~~對~~~~~,還有錄影帶什麼的。B:那曲子你做的怎麼樣了呢?Y:曲子的話,兩年前就弄完了,對吧?[YOSHIKI轉頭看其他四人,那四位卻沒啥反應。]B:[完全無語,把手放到頭上]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那你們這群人這次去LA到底幹嘛去了啊??[眾人大笑]Y:X JAPAN的事情很難解釋的 。B:我想我稍微可以理解一些了 。S:大概是他們和我們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啊 。B:和普通的藝人也不一樣。Y:製作唱片,是很複雜的工作的,對吧?[向右轉頭看HIDE]H:恩[向右轉頭看PATA]P:恩[向右轉頭看HEATH]HE:恩[向右轉頭看TOSHI]T:恩[習慣性地向右轉頭看……看到了松本][眾人暴笑]B:還巡迴的呢!S:到我這裏的時候,我還想是不是應該換個回答。
《Scars》表演S:去年就這樣輕輕鬆松的過去了。B:是啊是啊。Y:並不是很輕鬆的。我在巡迴演唱會的時候受傷了,脖子有點疼,稍微……有些……非常疼……疼的不行了…………[眾人暴笑]S:沒聽過這種說法。一邊注意脖子的傷,今年怎麼辦呢?Y:[聽錯了]吃的方面?[眾人笑]B:在注意脖子的傷勢的同時……我理解剛才松本想說的意思。S:在注意傷勢的同時,今年有哪些活動呢?B:大家還是各自活動?
*HEY!HEY!HEY! Music Champ 1997年1月13日*(下)
[ hide70100400 ]的 首頁 | 相簿 | 網誌

 

.
創作者介紹

Shiseido

iexcdl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