遠征三叉山.雲海翻騰看日出
遠征三叉山 雲海翻騰看日出
報導╱吳孟芳 攝影╱高世安 2007年12月05日
台東登岳捉美1記得中學時有位 國文 老師,每愛在課堂上講著爬山故事,當時未登過大山的我,著實難以體會。但開始接觸百岳,到愛上爬山,我終於瞭解他口中那「又愛又恨」的感覺;若非苦盡不會有甘來,要不是僅能靠徒步,才能看到台灣高山的波瀾壯闊,我也沒機會在前往嘉明湖的三叉山上,懷著辛苦甘甜望見日升雲海。
相較於多颱的夏季,氣候穩定的秋冬是爬山熱門時段。但旅行往往是計劃趕不及變化,南橫(台20線)一路上豔陽高照,卻在穿越大關山隧道、跨越中央山脈往東之際,突轉陰霾,濃霧沉降細雨紛飛。原本備而不用的雨衣雨褲,第一天就得全數用盡。安全無虞下,大夥隨遇而安,在向陽森林遊樂區(海拔約2350公尺)登山口整裝待發。
向陽山屋 雲霧裊繞 行程首日預計停駐向陽山屋,約走4.28公里 ,對爬山而言並不算長,只是沿途皆為上坡,也需四個鐘頭才能到達。上坡時我謹記嚮導賴桑的提醒,每步都要有頓點,把後腿打直避免施力過度集中膝蓋,且絕不求快,以超慢等速拉長戰局,保留體力。在林蔭中緩緩上升,眼見向陽森林遊樂區裡滿坡遍植的二葉松,隱約於濃霧中,地上散落著乾枯松針,即便視線白茫卻萌生一股山林喜悅,略帶潮濕夾雜土壤味的空氣,吐納間接收自然。枝頭松蘿高掛,更是空氣清淨的證明。隨著高度上升,鐵杉也陸續出場。雲霧裊繞的鐵杉展出蒼勁美感,氣勢傲人。因遭逢假日,登山的人多,能容納150人的向陽山屋(海拔約2850公尺)爆滿,未能分得床舖的登山客在走道搭著篷帳,卻也自得其樂。靜謐山林裡,山屋是唯一的聲響聚集;這日細雨終未歇,迎著霧雨,啜口熱茶,和大夥聊聊天,就是極大滿足。隔日晨霧取代雨勢,陽光穿透著耀眼金黃,在早餐時勾勒出山屋也勾勒出登山者的形象。再度負重上路,原本今晚落腳嘉明湖畔的計劃,卻因同伴擔心夜晚過於濕冷而作罷,臨時改住嘉明湖山屋。雖然當天行程頓少一半,卻也意即最後一天得從山屋走至嘉明湖,再下至向陽森林遊樂區登山口,結果就是次日凌晨2時便要起程。
暗夜起走 繁星伴遊 從林蔭小徑再往上攀升,景觀在步出森林線後全然丕變,不再有遮天大樹,放眼所及是低矮的劍竹叢與因祝融形成的白木林。分布於海拔3000以上的玉山圓柏,受風剪與雪壓作用,姿態歪扭成矮灌木狀凸立山坡。途經向陽崩壁,那懸崖邊的大片岩石崩落、山谷底端蜿蜒的南橫公路,令人震撼。行走分隔台灣東西的中央山脈稜線上,感受風勢無阻,還有遠處峰巒層層,這視野豈是中低海拔可比擬。我們短宿嘉明湖山屋後暗夜輕裝出發。冷冽空氣凍僵面部,四肢末稍傳來刺骨,我怨聲載道,然而抬頭瞥見明亮異常的滿天星斗,卻又不禁讚嘆起來。由黑夜邁向天明,天空泛起魚肚白之際,終於看清身旁聚攏的雲海是何等波瀾。約莫6時登上三叉山(海拔3496公尺),覓個避風處等待日出,晨光照在眾人期待的雙頰上色澤溫暖,當朝陽躍出雲海的那刻,大夥揮別勞苦揚起微笑。
(蘋果日報)
台東登岳捉美1記得中學時有位國文老師,每愛在課堂上講著爬山故事,當時未登過大山的我,著實難以體會。但開始接觸百岳,到愛上爬山,我終於瞭解他口中那「又愛又恨」的感覺;若非苦盡不會有甘來,要不是僅能靠徒步,才能看到台灣高山的波瀾壯闊,我也沒機會在前往嘉明湖的三叉山上,懷著辛苦甘甜望見日升雲海。報導╱吳孟芳 攝影╱高世安 由三叉山下望,前方山形渾圓可愛,遠方最高山岳是著名的北大武山。圖片: 1 / 1
晨霧中登山客又將從向陽山屋展開旅程。 
從暗夜起走逐步邁向天明,色溫轉換感覺相當微妙。 
       小溪潺流的景觀,在過程中並不多見。         2006年才建成的向陽山屋,可以容納150多名登山客。         早晨的光線照耀在枝葉露珠上,有著誘人的光彩。         枝幹曲張的玉山圓柏,是大自然以風剪雪壓而成的作品。         日出雲海的波瀾壯闊,是未登高山不能感受到的。         來三角點跳一下,是我爬山慣例,但這位首次爬百岳的小姐跳得比我還開心。  位於山凹中的嘉明湖,在晨光挪移中,逐漸映出湛藍光彩。圖片: 1 / 1 

 

.
創作者介紹

Shiseido

iexcdl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