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育部核准發佈北京大學、清華大學、中國農業大學及南開大學、浙江大學、中南大學、中山大學、電子科技大學、西安交通大學等9所高校章程。作為大學的最高學術機構,各校均強調學術委員會的地位,一般由權威專家學者組成。但北大大膽創新,將首次吸納學生代表參與其中。清華大學則明確規定,校長不能擔任學術委員會委員。(10月9日《北京日報》)
  中國高校終於進入“立憲”時代,怎麼歡呼雀躍都不過分。從國外大學的經驗看,大學章程就是界定高校內外各種利益主體間權責關係,並用“法律”形式規定起來,以約束大學的舉辦者(投資人)、管理者等主體。之於中國的國情,優質高校的舉辦者都是公立。一方面大學內部的權力結構及其治理,本身容易;另一方面,大學與外部(主要是行政管理部門)的關係如何平衡,以確保大學擁有足夠的辦學自主權並不容易。
  大學章程正是為瞭解決這些問題。但因為教育的特殊性,一定程度的意識形態色彩,導致了公權力的介入越來越深。很大程度上說,大學章程更多只能規範高效內部的治理,至於外部關係的平衡,特別是校長、書記的任命,高校章程恐怕愛莫能及。有學者還指出,我國高校實行的是“黨委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”。但在現實層面,如何理解和平衡“黨委領導”和“校長負責”之間的關係,就成為棘手的難題。
  同時,長期以來的行政化浸淫,大家不僅習以為常,相應也形成了教育系統內部的既得利益群體,這正是問題的難解之處。大部分教授、校長、官員都對此欣然接受已久,改革的動力必然很小,改革的對象卻註定基數頗大。在很多場合,我們都能聽到不少高校校長、教育領域官員對現今大學行政化的不滿和批評,但不能光看錶面,當改革觸及核心利益之時,改革的阻力大增,動力也就消減。要實現高校真正的去行政化,一蹴而就和淺嘗輒止都是應警惕的。前者過於理想化,後者淪為教育政績。
  另外,在當下高校過於行政化的情況下,大學章程的制定本就一波三折,教育主管部門和高校換屆,很有可能影響到大學章程的有效實施。特別是已制定好的章程,很有可能因為教育主管部門和高校領導的換屆而被束之高閣,甚至推倒重來。
  在改革裹足不前時,高校章程的制定及其他零星的探索值得鼓勵。要將其星火燎原,當務之急是要立法先行,確定改革步驟,既表明改革的決心,也保障行政權力、學術之間的權利、責任關係。所謂世界一流公立大學的管辦分離,即是如此。國家教育中長期規劃中,已經明確了政校分離、管辦分離的方向,接下來重在落實。
  大學章程的制定和實施,和高校去行政化必須同步進行。一定程度上說,去行政化作為教育改革的重要組成部分,其成敗實際上至為關鍵,只能成功不能失敗。在現代教育體制中,政府可以通過撥款機制來體現政府對大學的管理,避免行政部門對大學管得過多、過死,以實現主管部門和高校的合理權責劃分。高校外部行政化的去除在於管辦分離,學校內部治理結構的去行政化,必須有體現學術第一、高校自治的大學章程。外部立法和內部章程,互為補充,才能保證高校選任、議事、決策的獨立性,最終實現政治的歸政治、行政的歸行政、學術的歸學術。
  文/張燕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高校章程獲批不易,去行政化任重道遠)
創作者介紹

Shiseido

iexcdl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